碳游戏规则催生国际生态新秩序

作者:周冯琦发布时间:2009-10-28浏览次数:5

1988年世界气象组织和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建立了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以下简称IPCC)至20099月召开的气候变化峰会,人类对于气候变化的认识有了很大的变化,即有共识也有很多分歧与不确定性。

各国政府对气候变化的共识与分歧

科学证据表明,全球气候的确变暖。导致气候变暖的根本原因是人类行为;减缓气候变化就要减少碳排放,并立即行动,刻不容缓。以上共识将气候变化确定为一个急迫问题,但在责任分配与解决方案上却一直存在激烈的争议、明显的分歧,哥本哈根会议能否就各国责任分配与解决方案达成框架性协议存在诸多不确定性。

对气候变化责任分配的分歧 联合国在有关气候公约中提出了“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到底应一视同仁,承担“共同责任”,还是“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西方发达国家主张前者,中国主张后者。后者的核心在于引入历史角度,强调西方历史上的排放积累是气候变化的主因,因此要承担更大的责任。

对排放总量计算标准的分歧 当前国际分工体系中,发展中国家是加工制造业的主要承担者,其制成品很大一部分最终供发达国家消费。分歧在于排放应按生产还是消费计算。

对减排目标的分歧 目前很多发达国家的减排目标远低于《京都议定书》规定的减排目标。胡锦涛主席在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上提出“排放强度”标准,“中国争取到202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有显著下降。”换句话说,需要减少的是每单位GDP的碳排放量。

对应对气候变化资金和技术转让机制的分歧 欧盟表示到2020年发展中国家每年需要1000亿欧元来应对气候变化。发展中国家认为气候友好技术应该更好服务于全人类共同利益,应该建立政府主导、企业参与、市场运作的良性互动机制,西方发达国家有义务为发展中国家提供减排所需的资金和技术。而发达国家坚持资金和技术主要通过碳排放贸易等市场机制来解决。

气候变化催生国际竞争新规则

气候变化是发达国家在原有竞争优势丧失时提出的新的竞争战略,是继《联合国宪章》和《关贸总协定》之后的第三个国际规则,发达国家力主主导和制定国际碳游戏规则,形成国际生态新秩序。

碳排放贸易制度全球规则 最近美国一气候战略研究组织发布的“全球碳交易制度”报告提出目前欧盟的碳排放贸易制度、美国新近提出的上限与贸易制度设想、以及其它OECD国家的排放贸易制度,覆盖了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的四分之一,在未来5-10年应形成以欧盟和美国为主体的全球排放贸易制度体系,形成全球碳市场的资金流,把全球碳排放交易制度作为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和技术的一种有效机制。这一制度安排实质上是把发展中国家排除在国际碳治理规则制定之外,而且回避了发达国家应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减缓和适应性的公共资金和技术的责任。《2009年世界经济和社会概览:促进发展,拯救地球》报告也承认碳市场将继续扩大,但其速度和规模不足以帮助发展中国家打破在低排放发展道路上的资金限制。

碳排放交易行业标准 欧盟和美国等发达国家提出全球碳交易市场可以分为两个层次:一是国家层面的总量限制,由各国政府对本国的排放总量设定上限,允许国内排放主体间开展排放权交易;二是到2015年相对富裕的发展中国家主要行业参与行业标准的全球碳排放交易体系,如电力、工业等行业建立全球碳排放标准,以此为基础开展同行业不同排放主体间的排放权交易。2020年前为了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大概需要1000亿欧元,而全球碳市场将可以提供大部分资金。这一设想实质上回避了各国共同而有区别的责任,让发展中国家承担强制性的减排义务。

碳关税壁垒 气候变化引发了新的贸易保护主义,有很多国家已经利用减缓气候变化的借口,设置反对自由贸易的“绿色篱笆”。美国众议院已通过韦克斯曼――马基气候变化法案,其中有明确的条款,对不同意减少碳排放的国家征收新贸易关税。法国总统萨科齐多次呼吁在欧洲范围内对全球变暖方面的行动不符合欧洲标准的国家的进口商品征收关税。德国总理默克尔最近也表示支持这项计划。(摘编《社会科学报》2009年10月14日:邬伟民)